立即註冊 登錄
粵曲交流網 返回首頁

老蔣 http://www.sueopera.com/bbs/?367

日誌

名花零落雨中看 嚴淑芳唱 浮生撰曲

熱度 9已有 710 次閱讀2016-12-16 01:51 |系統分類:嚴淑芳精選

[名花零落雨中看, 又名鳳釵盟 浮生為嚴淑芳撰寫的曲目.
內容是大家耳熟能詳的唐琬與陸遊的故事.
附上曲詞.歡迎有興趣的曲友收聽.

   


名花零落雨中看/鳳釵盟  
 嚴淑芳演唱  浮生撰曲  
  (二流)  
 千絲柳 , 任闌珊,春愁自不禁 ;情知言語難傳恨 ,不似琵琶道得真。 欲將舊約重尋,可奈曲終人散;嘆一句瞿唐水落 
 (轉合尺花)  
 不及淚波深 
  (即起反線二王短板面)  
 (反線二王)  
 鳳釵盟, 佳期近,花開月滿;朱簾新,深院內, 彩雀撩人。夜未央,倚欄杆 
  (洞簫、彈撥介)  
 賞新月,弄綺琴,心連心暗相印,並蒂連枝,誤作玉環專幸  
  (直轉正線釵頭鳳)  
 世情薄,人情惡,雨送黃昏花已落,曉風乾,淚痕殘,欲箋心事,獨語斜欄, 難、難、難  
  (進二王長板面托白)  
 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鞦韆索,角聲寒,夜闌珊,怕人尋問,咽淚裝歡,瞞、瞞、瞞  
   (二王)  
 妙因主持未淨六根,無量堂前來勾引,說我命帶尅星,還將檀郎犯,家姑無察,誤信邪奸。致令大好良緣,變了黃粱夢幻 
  (直轉反線寒關月)  
 連宵風雨銷魂慣,天若情多要相憫,自憐飄泊任釵橫,問淒涼海角危樓, 盼君天邊遠  
  (起反線中板)  
 短夢破寒盟,可恨釵分玉碎, 沈園紅盡, 鳥各投林。 花自任飄零,何況雨後看, 繡閣寂寥, 何堪聞問;橋下傷心,前塵已渺,春波依舊,獨照容顏。  
  (靜轉花)  
 欲說還休帶愁顰,春花秋月千年恨  
  (慢五才花下句)  
 山盟何在,剩有淚痕。


感動

喜歡

鮮花

握手
9

拍掌

剛表態過的朋友 (9 人)

發表評論 評論 (9 個評論)

回覆 楊超然 2016-12-16 02:05
感謝 老蔣前輩分享的好曲!如 方外人前輩常言,那份「濃得化不開」的哀愁,一絲一絲的沁入脾中,真叫人轆轤百轉矣!      
回覆 方外人 2016-12-16 02:08
楊超然: 感謝 老蔣前輩分享的好曲!如 方外人前輩常言,那份「濃得化不開」的哀愁,一絲一絲的沁入脾中,真叫人轆轤百轉矣!     
知小弟者,楊兄也.
志士淒涼閑處老,名花零落雨中看 (宋 陸遊)
這首 嚴前輩唱的粵曲,又是小弟愛曲之一.誠如曾與各曲友談及嚴腔,嚴前輩那份「濃得化不開」的哀愁,一絲一絲的沁入脾中,真叫人轆轤百轉矣!
此曲應是 嚴前輩中期的錄音,唱聲清發,感情升華.誠好曲也.    
多謝 老蔣兄分享!  

又 夜闌人靜時,來一杯紅酒,或一杯清茶,細味其中曲韻,享受也.
回覆 楊超然 2016-12-16 02:11
方外人: 知小弟者,楊兄也.
志士淒涼閑處老,名花零落雨中看 (宋 陸遊)
這首 嚴前輩唱的粵曲,又是小弟愛曲之一.誠如曾與各曲友談及嚴腔,嚴前輩那份「濃得化不開」的哀愁, ...
感謝 方前輩認同!    
剛讀過一部新書:【省、港、澳  粵劇藝人走過的路...三地學者論粵劇  陳守仁、李少恩、戴淑茵編】。
其中有沈秉和先生論述粵劇的唱腔:
「....粵劇在1930、1940年代後以迄1980、1990年代,腔派紛呈。薛腔以後,文武生自成一絕的便有新馬腔,凡腔,蝦腔,風腔,旦行則有芳腔、女腔(後易為紅腔)各分半壁江山。若計入曲藝,則這個腔派名單還可多數,如小明星腔、柳仙腔、嚴淑芳腔、梁(以忠)家唱腔、B腔(陳小漢)等等。...」
沈先生以為嚴淑芳唱腔別樹一幟,別於梁派唱腔而自立成一粵曲藝流派,這是很合理的論述。
晚十分同意 方前輩所言,嚴淑芳前輩中期的錄音(如:本曲「鳳釵盟」或與鍾雲山前輩合唱之:「湖山盟」、「何日再相逢」...等等),是其曲藝顛峰時期,確是:「唱聲清發,感情升華」之作也!
回覆 Annie 2016-12-16 02:12
悅耳動聽!      
多謝分享!  
回覆 方外人 2016-12-16 02:15
楊超然: 感謝 方前輩認同!
剛讀過一部新書:【省、港、澳 粵劇藝人走過的路...三地學者論粵劇 陳守仁、李少恩、戴淑茵編】。
其中有沈秉和先生論述粵劇的唱腔
楊兄說起沈秉和談及嚴淑芳唱腔,小弟猛然記起約在十年前,看過一篇沈秉和在澳門日報發表的文章,詳細內容已記不清楚,大約是說李向榮的離鸞秋怨是豉味腔,嚴淑芳的鳳釵盟,還是梨娘閨怨? (小弟不敢肯定) 便是陳年酒醋,久而聞其香.沈先生對嚴腔甚是欣賞.
後來再也沒法尋回這篇文章,可惜得很.
十分同意沈先生的說法,嚴淑芳唱腔別樹一幟,別於梁派唱腔而自立成一粵曲藝流派.
小弟個人感受嚴淑芳那濃得化不開的感情,一如李向榮.
回覆 李仲雯 2016-12-16 02:18
名花曲二流開首與重溫金粉夢平喉唱二流開首都是同樣的高子,一開始唱那麼高音而不拆聲不刺耳,沒有很好的功底是難唱得好的,尤其是男平。我很早已愛上名花曲,芳姐當時的聲線是最靚的,拍和的都是師級人物,計有梁權的高胡、劉兆榮的揚琴、廖森的蕭等,我尤愛廖森師傅的蕭聲,此曲泛著如方外人前輩所說的『濃得化不開的哀愁』,比起呼天搶地的控訴更動人心坎。

今重溫此曲勾起我當年情當年事;八年多前在廣州認識陳卓瑩前輩之公子陳仲琰老師,我們一見如故,他贈我重版其父的『粵曲寫唱研究』一書,未幾他來香港,又送我其父撰寫的卓文君夜奔曲譜和芳姐在澳門電台唱此曲的錄音,此曲的開頭二流和反線二黃的唱腔與名花曲大同小異,大概是新腔初成,其後芳姐把這得意傑作套用到名花曲唱。日後整理好再把卓文君夜奔曲與各位共享。

說到流派,在芳姐首肯我教授其歌曲時我一直以她唱腔為『嚴腔』稱之,有人說她的唱腔是『琴腔』,我不與之爭辯,因為琴腔、嚴腔、星腔都深受梁以忠大師的影響。記得零九年在戲曲品味百期會演唱會裡與來自廣州的梁碧、嚴佩貞擁在一起,同聲說我們是梁派,梁碧和嚴佩貞是李少芳前輩的得意門生,李前輩是星腔傳人,嚴佩貞也深愛芳姐歌曲,是我好友。又幾年前我去療養院探望芳姐,當時祗有林勇德師兄在,那時芳姐的思維還是清晰的,我逗笑的跟她說:『鬼咁唔好聲,又鬼咁好聽,妳猜是誰。』芳姐說:『不知道。』我揭曉說是梁以忠,頓時她凝重的說:『我是他的嫡系。』可見都是飲水思源的人。一花開數葉,同是出自一朵花,聰慧的人將自己不同的感悟揉合到所學去,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唱腔。

謝謝老蔣前輩的分享,和給予了大家交流的機會!     
回覆 楊超然 2016-12-16 02:20
方外人: 楊兄說起沈秉和談及嚴淑芳唱腔,小弟猛然記起約在十年前,看過一篇沈秉和在澳門日報發表的文章,詳細內容已記不清楚,大約是說李向榮的離鸞秋怨是豉味腔,嚴淑芳的鳳 ...
方前輩高見!     
回覆 黃德輔 2016-12-16 18:13
(名花零落雨中看)的確是壹首百聽不厭的名曲 ! 更因其錄音質素高,聽來享受十足,閒來红酒壹杯,真有痴痴醉之感覺也,感謝老蔣兄分享 !     
回覆 楊超然 2016-12-17 01:51
黃德輔: (名花零落雨中看)的確是壹首百聽不厭的名曲 ! 更因其錄音質素高,聽來享受十足,閒來红酒壹杯,真有痴痴醉之感覺也,感謝老蔣兄分享 !        [em:1 ...
閒來品曲淺酙,輔哥與方會長真懂享受哩!     

facelist

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評論 登錄 | 立即註冊

粵曲交流網 ( 版權所有,不得轉載 )

GMT+8, 2018-1-19 11:21

Powered by sueopera.com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回頂部